Wednesday, February 18, 2009

黑白说

  
《踽踽》  吴亚鸿作品
  

  

  

 
 一次,与一位本地印裔艺评人见面,谈到东方绘画。

  看到我偌大的一幅作品中,只画上一只蚂蚁,他说:

  “Goh,我看你们东方绘画,画面就是喜欢留下空白,好像还没画完。”
  
  “留白是东方绘画的特色。”我说。

  “那是什么理论?就你这幅作品,如果能够再加一点东西,画面效果就会更好。”他说。
 
  我和他开了个玩笑:“Hello,先生,如果您的皮肤白一点,会更好看。”

  他即说:“这怎么可以,黑是我的尊严,也是我们民族的骄傲。Hitam manis,you know?”

  我说:“留白,是水墨画的气质,或许可以说putih cantik!”

  “哈哈哈!….”他点头大笑。

  画画就是这样,允许hitam manis,也接受putih cantik。





39 comments:

游与懿 said...

这幅画里的蚂蚁令我想起我之前在师训班里其中一张‘线’的功课--开叉的毛笔在白纸上划过虚虚实实渐变的线条,吴老师您看了后,居然抓起铅笔在线条的空白中画了一只小蚂蚁往上爬,要爬越重重的线,仿佛要我不断努力...
不知怎样形容,但感觉很好啊。这是我和吴老师的作品呀!不知您还记得吗?
您画中的蚂蚁已经在云端了,仿佛已越过千山万水,回望红尘,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让一切过去,留白...

cityding said...

原来如此,吴老师。
太棒了!

wuyahong said...

游与懿,
那些虚实相生的线条,
偶尔还在课室里,
游离、荡漾,
美,往往是若即若离的。

画中的留白是无限的可能。

wuyahong said...

cityding 君,

多谢鼓励的话语。

musica said...

水墨画里的留白,
让观赏者的思维想象去补充。
补充不尽,意趣无穷。

遗缺——非缺,
空白——非白。

wuyahong said...

说空,
老子比喻的最为透彻,
杯子最有用的是空处。

jin1shu3 said...

好有哲理,
让人惊叹!

aiying said...

水墨绘画不特别强调消失点,
所以能表现出空间的无限性。
这种空间的无限性,
存在于画面看得到的目标上,
也超越了眼睛所能达到的范围。

jiubo said...

黑和白是相对的,看到黑色,无形中会想到白。黑白的例子,数也数不清。
眼前突然出现一幅企鹅的画面,几只企鹅站立着。白雪皑皑的背景,虽然白色的雪掩盖过黑色的羽毛,但企鹅的形状,非常清晰,反而感觉到白中的黑更加显著。简直像万绿丛中的一点红,特别抢眼。
社会上的万物不在多,能够突显才华就是精英、就是杰作。

wuyahong said...

谢谢,jin1shu3和aiying 。

观赏艺术作品,
其实是一种情感交流。
一方面是欣赏者自己的情感的投射,
另是接受创造者的情感激发和思想表达
........

多多交流,或许会发现更多‘美’。

wuyahong said...

白雪企鹅,
让我想起一个画面,
只绘一叶扁舟与寒江独钓的渔翁,
留下一大片的空白,着墨一小笔,
却传达了‘眼不见为境’的奇妙境界。

校长的雪中企鹅,有异曲同工之妙。

musica said...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是钓鱼?是钓雪?
诗就有这种‘不见’的妙境。

wuyahong said...

诗画同源。
诗是无色之画;
画是无声之诗。

诗画声色皆生活。

jiubo said...

musica 与吴老师都是富有诗情画意的人,所提雪景,让我回忆跟小女儿游北欧雪景的一幕。
穿着长筒鞋,踏在皑皑白雪上,所留下的痕迹,历历在目。当下无语,默默中的一番亲情,各在不言中。

wuyahong said...

白雪温情,
令人羡慕。

musica said...

同样的画,
有人看到画处有画,
有人看到无画处有画。

同样的雪,
你在雪中感受温暖,
他在雪中对抗寒冷。

吴老师生活有色彩,
jiubo雪中有温暖,
musica在这儿品尝诗境画意。

wuyahong said...

画中的画是画,
画外的画是意;
画,是有限,
意,是无限,
画意在有无之间是‘美’。

Quinnytan said...

看到这幅图的第一个印象是那只小蚂蚁好孤独。 在那么宽阔的原地上,又是与自己肤色截然不同的地点, 仿佛寻找些什么。 在那么‘黑白分明’ 的情况下,怎能不害怕,不彷徨。

啊。。。 或许小蚂蚁又忘了戴眼镜。

wuyahong said...

蚂蚁,仿佛寻找些什麽?
恭喜!你已经看到了,懂得欣赏美。

蚂蚁,视觉脆弱,
触觉与嗅觉非常敏感,
它们是靠触角的感觉,
去找寻自己的方向与目标。

aiying said...

蚂蚁在寻找,
人也在寻找。
创作的人,
都希望找到一个符号,
成为自己的绘画语言。

或许,
蚂蚁也曾爬到任何一个人的画纸上,
却没有成为其创作题材。
我就是其中一人啦!

wuyahong said...

寻寻觅觅,
是艺术创作之路;
蓦然回首,
是艺术思想之道。

艺术家的道路,
前瞻与后顾是当下的动力。

aiying said...

希望能以老师之道为路。

wuyahong said...

路,
是由‘各’人的‘足’下开始的。
创作思路亦是如此。

最近,
细读你几张近作,
不论形式或内容,
都已迈开了一大步,
可说是步步生莲花。

可喜可贺!

aiying said...

谢谢老师的鼓励。

Grace Lim said...

还在学习欣赏黑与白呢!

wuyahong said...

东方水墨画中,
黑白两仪的欣赏。

或许,
可以从对比美学开始,
欣赏浓淡干焦湿变化。
进而,
明鉴黑白,寓意教化,
随意生化,擦繁就简。

jiubo said...

无中寻有,有中似无
黑中寻白,白中求黑
学无止境,唯勤是岸
艺术之境界,尽在不言中

wuyahong said...

白,以喻昭昭;
黑,以喻默默。
知白守黑,韬晦自处,
收敛隐藏,创作之道。

june said...

曾经因为年轻追求点点色彩
后来跌倒就迷恋黑线
沉淀以后开始欣赏空白
最近回望....
心虚的很
没有创作的日子
一片空白....

wuyahong said...

回望心虚,
一片空白.......
那心虚不再是心虚了,
空白也不再是空白了,
那是内省真实的体现。

把虚空当作大容器,
就有无限的可能性。
运动一旦开始,
万物就从虚空状态中奔涌而出。

june,再拿出一点颜色,给大家好看吧!

yy said...

在踽踽独行中,
看到得黑不在是黑,
白的不在是白。

wuyahong said...

踽踽独行,乐在心中,
或黑或白,已无所谓。

musica said...

白天,黑夜;
白光,黑影;
白纸,黑墨。

宇宙间;
生活中;
创作里;
有白,有黑。

wuyahong said...

阴阳两仪,
美在其中。

jin1shu3 said...

有黑又有白,
已不是独行。。。

wuyahong said...

黑白两色唯物论,
踽踽独行唯心论。

johnny said...

我喜欢白色。。。。

wuyahong said...

白,空阔明亮;
让人心旷神怡。
有感觉!

aeiou260199038 said...

无中寻有,有中似无,
黑中寻白,白中求黑,
学无止境,唯勤是岸,batterie
labatterie
r4 ds
好有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