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2, 2008

莲花上的蚂蚁

  • 吴亚鸿/Goh Ah Ang


《莲花上的蚂蚁》 (局部)

  一位朋友看了我的蚂蚁图,说:“蚂蚁哪有这样的颜色?一般上不是红就是黑,再不然就是白的。你这一种是什么名堂?”接着又说:“还有啊,蚂蚁竟然爬在莲花上,如果画的是蜜蜂那才有意思!”

  我画蚂蚁,主要是借用蚂蚁隐喻人生。蚂蚁的色彩和出现所在,都有一定的意义和象征。可是,很多时候,看的人无法了解创作的意涵,更多时候是以先入为主的观念去判断和批评。

  以下的一则故事,最能体现欣赏者和创作者的不同角度与观念。

  苏东坡是宋朝名家,博学多才。他与宰相王安石是深交,因此时常登门拜访 。有一次,造访不遇,仆人请他在书房等候。苏东坡闲着无聊,左盼右顾,看到王安石留在桌上的诗句。诗云:

  “明月当空叫,黄犬卧花心。”

  苏东坡看了摇摇头,心想堂堂一个宰相,怎么写出如此诗句,明月怎能当空叫?黄犬如何卧花蕊呢?

  于是,苏东坡信手拈来,将‘叫’改为‘照’,再将‘心’改为‘荫’,然后得意地告辞。

  王安石回来,认得字迹,看了喃喃自语地说:“苏东坡呀苏东坡,你也有孤陋寡闻的时候啊!”

  宰相本想派人把苏东坡追回来,告诉他诗句创作的原意。但转念间,又觉得应该让苏东坡自己去长长见识吧。

  话说,后来苏东坡因写诗得罪皇帝,被贬到黄州。

  在一个夏夜,他坐在树下乘凉,忽闻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向人询问,得知那是鸟鸣声。此鸟常在月圆时,对月鸣叫,当地人称它为‘明月鸟’。苏东坡听了不禁失声:“ ‘明月’原来是鸟!”

  再过了几年,苏东坡又被贬到惠州。有一天他到泗州塔旁的栖禅寺游玩,那时正值春节,寺中摆满各种奇花异草。他被一盆盛开的花卉吸引住,只见每朵花的中间都有些黄色似蕊非蕊的东西卷曲着。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条的小虫。

  苏东坡好奇地问寺中长老,长老说:“这种奇异的花虫,惠州才有。只要阳光一照,它便躲到花蕊中,因为它是黄色的,当地人把它叫着‘黄犬虫’。”

  苏东坡听了,心头一震。想起自己错改王安石的诗句,后悔不已,回府即刻写信道歉。

  我的作品,莲花上那群蚂蚁,头黑腹黑,胸部丹红,出现在一朵盛放的莲花上,想传达的是‘有生命就有希望’。冀望,欣赏者能以不同角度和观念,去慢慢地观赏与体会。


  备注:更多作品请浏览《蚂蚁画家》。



1 comment:

june said...

life is art.art need imagination and creative thinking.we learn from nature. but not copy.hope to be the ant that fragrant with scents of lotus.thank you.